臨鏻

沉迷安煮无法自拔(●'◡'●)ノ❤

这个人眼睛怎么能这么大ヾ(✿゚▽゚)ノ

这个人长得怎么能这么帅ヾ(✿゚▽゚)ノ

这个人演技怎么能这么棒ヾ(✿゚▽゚)ノ

AS甜心可以说十分可爱了

我想.......Σ(゚∀゚ノ)ノ

咳咳(被莫娘做成Shoes )

莫福 纪伯伦曾经说....(侦探视角 )

预警:

极度OOC

大概小学生文笔x







6."“而橡树和柏树也不长在彼此的阴影里"

        John捡起从门下塞进来的信封,疑惑的看了看收信人,一片空白。鉴于他并不记得自己那个朋友有写信的爱好,所以.....John抬头冲楼上哪位正伪装雕塑的侦探先生喊:"Sherlock,你的信。”很好,看来侦探先生的扮演相当成功,甚至遵守了雕塑不会说话这个原则。

        John叹了口气,向楼上走去。

        当John把信递到某个正闭眼沉思的大侦探面前时,他依旧没有理John.

        “Sherlock,你的信!!!”脾气再好的人也无法容忍一个人一再无视他自己,尽管已经习惯了自家室友一贯的作风,但好军医还是生气的把信扔到了那人旁的沙发扶手上。

        “把信扔了,John.”雕塑先生终于开了他的尊口:“里面什么都没写,自己看就好。回答你即将出口的疑问。”

        John又捡起信,好奇的拆开。果然一个字都没有。他抬头望向Sherlock:"你怎么知道的?这回你甚至都没看这个信封。"

        大侦探连眼皮都没有抬:“Moriarty从来不用纸张写东西,这只是个信号。”

        “哦,这样。”John恍然大悟,点了点头,但他很快反应过来不对:“等等,你怎么知道是Moriarty.....”可怜的好军医连话还没说完就被不耐烦的侦探先生打断:“你以为除了Moriarty还会有谁给我写信?”

        Sherlock从突然沙发上蹦起来,掏出手枪,打在房间的某个角落:“这是我们的游戏,拒绝某个死胖子插手。”

       Sherlock耸了耸肩,将手枪随手丢在地上,又躺回他的沙发上。

7."我们都是囚徒,不过关押我们的牢房,有些有窗,有些没窗。"

        他被困在这儿。

        很稀奇,思维宫殿的千千万万个房间中,唯有他的是被锁上的。

        他坐在地上,努力回想自己为什么会被关到这儿。

        他隐约记得好像原因来源于一场谈话。

        Sherlock站在思维宫殿旁,抬起手,敲开了大门。

       “Hi~Sherl”坐在房间中央的男人端着一杯咖啡,向缓缓步入的那人抛了个媚眼:“说真的,我以为这辈子都不会在记忆宫殿看到你了。”

        Sherlock没有理会男人,他坐在男人对面凭空出现的沙发上,沉默着一言不发。

        “所以,让我猜猜你为什么在这儿。遇到了小挫折?不对,那你不应该来找我。那....大挫折?那我想大福尔摩斯先生该出来了。”男人笑着提出一个个离谱的可能,当然了,他们彼此都知道男人避开了重点在消磨时间。

         他们一起沉默下来。

       “所以,”男人突然开口:“为什么来找我?突然发现你喜欢那个好军医,还是和'冰人'先生吵架了?我猜是决裂,或者你突然发现你和他是真爱要上演一场逆.伦的爱情。”

        “好吧,”男人耸了耸肩:“既然你不说,那就自己解决吧。”

        Sherlock抬起头,直勾勾的盯着男人的眼睛。

        “Wow ”男人惊讶的挑起眉头:“It's me?或者说不在这儿的那个我.Sherlock,你可真是出乎我的意料。”

       Sherlock依旧保持着沉默。

        男人站起身,在房间里来回踱步,自言自语道:“让我想想,不,不必想了。我在这儿不本身就说明了什么吗。哈,真是好笑,世界上独一无二与罪犯本身对立的咨询侦探竟然爱上了一个罪犯?”

        Sherlock终于开口了:“No.”

       “嗯?”男人挑了挑眉:“那你怎么解释?承认吧,Little Sherlock."

         Sherlock站起身来,坚定的说:“No.”

        Sherloc拐出房门,锁上了这个房间,耳畔还余着那人的笑声。

        ……这是他被锁在这个房间前的最后记忆。

        锁住自己情感的侦探,永远锁不住自己的感情。

        哪怕囚牢再严丝合缝,但它总能溜出去,这就是它的奇妙之处了。

8“如果你想要占有,那就切不可索取"

        “Moriarty”Sherlock用沙哑的声音低低唤着他死敌的名字。不同于咨询罪犯自我介绍时声音微微上挑的挑逗,侦探先生格外严肃。“是....什么呢?”Sherlock轻敛眼睑,抿了抿嘴唇。

       Sherlock清楚的知道爱的定义,构建他童年记忆框架的书籍中大多都有关于爱情的描写,所以他可以理解那种情感。但这不代表他会拥有那种情感。

        那种感觉,不是爱。他没有小心翼翼想包容对方的举止,也没有浓厚的独占欲,更不想和他发生一些不适宜的关系。
       
        所以这不是爱。

        这种感觉介于一种同类间惺惺相惜与一种玩伴间的恋恋不舍。而每次与Moriarty见面的紧张和兴奋也受控于肾上腺素而不是荷尔蒙。Moriarty一次次的留手他不是看不出来,他知道Moriarty也许陷入了一个难以自己解脱的思维怪圈。这是他的机会,一个赢得这场游戏的机会。

        赌上了性命的俄罗斯转盘可不是那么简单的。所以舍弃一切的不忍和留手,这场有趣的游戏注定会让你我,被这世界铭刻 。

        Sherlock毫不犹豫将男人关进思维宫殿的角落。Sherlock知道,他没有办法将男人彻底关起来,也许下手时还会有一瞬的心软,不过无足紧要,他会赢的。

        没有心的Sherlock注定会赢得这场比赛的胜利。

9."爱既不占有,也不愿被占有"

        "Boom."一声枪响似轰鸣般闯入耳畔,独留下一抹心惊。Sherlock的手微微颤抖。他开火了,对着一个人。当然了,对着人并不稀奇,毕竟他曾被整个苏格兰场的警察当成早晚会犯罪的怪胎。但枪口对着的那个人,他几乎没有理由开枪。

        Sherlock看见中枪的Moriarty眼里闪过一丝玩味,那刻Sherlock知道,自己不会身处险境。Sherlock赢了,在游戏未曾开始时就赢了。他赢得了隐藏奖品--Moriarty的心。

       但他是为什么要开枪呢?Sherlock沉默了一会儿。是的,Sherlock Holmes,一个沉不住气的坏脾气玩家。他宁愿将Moriarty突如其来的问好解读成挑衅也不愿承认这其实是调戏。他爱他,这毋庸置疑。但他呢,他是否也爱着他呢?

        Sherlock不愿再去想这个问题了。他知道答案。

        他们渴望拥有全部的对方,却拒绝对方拥有全部的自己。

10“如果你的心是座火山,那你怎么能指望繁花在你手中盛开呢?"

        “Catch you.....later."

        侦探举着枪的手缓缓落下,线条优美的薄唇中吐出了一句熟悉的话。

       罪犯愣了愣,很快反应过来,笑着回答:“No you won't~”

        Sherlock所熟悉的轻佻口气,一如既往的调笑。

        远望着那人身影旧事重演般闪出房门。一种从未有过的挫败和颓废猛的传遍Sherlock的全身。

       他输了,或许说,他们都输了。

        一场游戏而已,面对刺激一向干劲十足的Sherlock竟然感到有些疲惫。

       Sherlock叹了口气,身体不由自主的从冰冷的墙面滑落到地上。在这场游戏结束时,他才知道了一件事。

        Moriarty的邀请函,不是那张空白的信封,而是这场游戏。

       他在邀请他玩一场更有趣的游戏。

       Sherlock看着Moriarty留下的那张纸条。印刷的黑色墨迹在昏暗的灯光下愈发显得黯淡无光。

       Sherlock忽又轻轻笑起来,他喃喃道:"我们的游戏,还很长呢。"

        直升机的嗡嗡声从厂房外转来,隐隐能听到特工们轻微的脚步声。

        正义天使的心是座火山,所以娇弱的鲜花怎么能与他执手并立呢。只有身处烈焰之中,在焰火中微笑的,才能紧紧攥住那双手而不怕灼痛啊。

END

PS.鸽了这么久,有一丢丢心虚x
电脑没在身边....手机排的版,对付看吧....
(疯狂心虚.JPG)
大概会接着开个案件x
这个写成小段子才不是懒得写案件x


莫福 纪伯伦曾经说....(教授视角 )

极度OOC的小段子  慎入

小学生文笔x

大概会有夏洛克视角

写不出教授的万分之一帅QAQ

 

 

1. "当生命找不到一个歌唱家唱出她的心情时,她就产生一个哲学家来阐明她的思想"

   Moriarty需要一个精明绝伦的以至于他可惬意欣赏其优美舞姿的敌人,没有人比Sherlock Homles更适合这个光荣的职位了。聪明,又未聪明到让舞步眼花缭乱的地步;冷漠,却没冷漠到丧失普通情感的地步。这就是为什么在福尔摩斯两兄弟中Moriarty选了略显平凡的Sherlock而不是Mycroft。

    Moriarty舔了舔因过度兴奋而干燥的嘴唇,手指依旧在键盘上不断敲击着,流出一串串罪恶的符号。"音乐已经奏起,"Moriarty漆黑的眼珠在眼眶中不安分的转了转:"Let's play it, Sherlock."

 

2."天才不过是姗姗来迟的春天开始时知更鸟唱的第一支歌。"

  “Good, Great, Wonderful"Moriarty很高兴看到一切事情都按照自己的计划发展。他常用那种咏叹调来表达自己激动的心情,罪恶和戏剧化总是形影不离:"尽管前奏才刚刚过半,但我已经等不及看见你修长的身影出现在舞台上了。 Little Sherlock, poor Sherlock. "

 

3."我跟另一个自我,从来没有完全一致过。事物的真理似乎横亘在我们两者之间。"

 “杀了他?不不不不不,那太无聊了”伟大的咨询罪犯倚在沙发上,嘴角带着似有似无的笑意。他微眯着眼睛,手指轻缓的打着节拍。Moriarty反问道:“为什么要杀他呢?人类是多么脆弱啊,一发子弹,一声枪响,一枚炸弹,boom,就像烟花般飞上天了。但这么有趣的家伙可再难找到了。”

    “但你知道他的威胁越来越大了吧。”站在思维宫殿里带着王冠的国王说:“将危险扼杀在萌芽之中,你最常做的事。放过他,单单有趣吗?”Moriarty沉默了一会儿,单方面结束了这场从未开始过的对话。突然,他露出一个灿烂的笑容,喃喃自语道:“这才是事情最有趣的地方,不是吗?”那个笑容看起来阳光而温暖,但又有一丝不易为人察觉的恶意深埋其中。Moriarty站起身来,面对着阳光伸展开双臂,仿佛要拥抱什么似的。他脸上始终带着那抹微笑。“Sherlock My Sherlock ”Moriarty用很轻的声音说,似乎与人絮语般:“了的话......”最后几个字在喉咙间呜咽般的含糊不清着,连发声的那人自己都并未听清。

 

4."如果冬天竟说:‘春天在我心里’有谁会相信他呢?"
      Moriarty几乎是贪婪的看着手中那张照片。手指划过光滑的照片表面,停留在了照片中那人的脸颊处,而后如惊醒似的坐直身体,目光明亮起来。他白皙有力的手指突然将照片撕成碎片,扔进了旁边的垃圾桶中。他轻轻用手指拂过自己的嘴唇,脸色阴沉下来。

 

5."据说夜莺唱它的情歌的时候,把荆棘刺进自己的胸膛。我们大家都是这样干的。不然的话,我们怎么唱得出来呢?"

    "Hi~Sherlock"咨询罪犯双手插在西装裤的口袋里,下巴朝咨询侦探的方向扬了扬,眼神里满是不在乎的样子。

    "Moriarty"大侦探在听到声音时就立刻掏出一把手枪对准来人,他嘴唇紧紧的抿了起来,目光中充满紧张的兴奋:"有何贵干?""

 

       "Well."咨询罪犯迈着夸张的步子一步一步向咨询侦探逼近,最后在离他三米的地方停了下来:"来看看你而已”罪犯看着侦探不信任的样子,耸了耸肩没再说什么。咨询罪犯踮起脚尖,很快的凑近侦探的耳边,完全没有顾及正抵在他胸口的枪,他用一种暧昧中掺着一点调笑的语气轻轻说:"Sherlock,the game is coming”Sherlock,游戏开始了

 

    Sherlock以将枪口稍微下调一点,然后开枪做为回应。

    他转身离去

    

    Moriarty倒在地上,嘴角扯起了一个笑容。忠实的莫兰迅速靠了上来,为伤口包扎且以最快的速度将这位犯罪界的首脑送回临时根据地。

回去的路上

    莫兰忍不住问:"Boss,为什么”如果刚才咨询罪犯不阻止的话,那么现在莫兰的这双手就不该摁在方向盘上,而是擦拭他刚刚开火的狙击枪。

 

  Moriarty只是笑着,他对端坐在记忆宫殿里的国王说:“真有趣

 

TBC

PS:其实是双向暗恋x

至于为啥给了教授一枪小夏视角里会有解释。

 

 

 

考,考砸了(嚎啕大哭

大概是会死吧。

瞬间对德国队感同身受

论我为什么明天考试今天还玩了一天手机...

忽然慌x

西班牙的这个新首相真的是超帅

新任男神x

吹爆这种长得好看还尊重女性的人

居然被CCTV13安利了外国首相真的...

顺便一提,搜名字时居然看到了一个球员x

还是西班牙的

与首相同名的球员是什么感受哈哈哈

TSN这部电影真是,戏里戏外三对cp 戏里半真半假,戏外全都是假。友情是假,爱情更是假。心累。

刷了一发詹一美的访谈,突然想吃鲨美RPS

黄暴菊苣一美和纯情少女鲨想想就激动。

在虽然在访谈上娇羞但在床上三天三夜的鲨和虽然在访谈上黄暴但在床上会娇喘的詹。

突然兴奋x

没有人发现one call away这首歌很适合剪丑蝙吗hhh

Superman got nothing on me

仿佛看到丑爷拿着蝙蝠镖对老爷说你爱我还是爱那个蓝大个
明明丑爷才是那个会集齐蝙蝠侠全套周边的人hhh

谜鹅 大概是个不会续写的脑洞




OOC预警


脑洞:刚被谜推下海的鹅穿到了哥谭大佬鹅的身上,但大佬鹅和年轻鹅都有身体的一部分控制权,尽管年轻鹅接收了大佬鹅的全部记忆,但还是想杀了谜,然而饱经风霜的(?)大佬鹅持不同意见,表示谜活着才能创造更大价值(这时的谜脑子修好了)。于是二鹅就开始了今天下令杀谜,明天和谜合作的迷之生活。

谜:Oswald抽什么风,说好的一起合作呢???

手下:???我们老大怕不是有病,一会儿让追杀这个人,一会儿又要和他谈合作,我要不要辞职?在线等,急!

以下片段

    Oswald觉得未来的自己脑子里绝对有一
个大坑,并且这个大坑里注满了取名为Ed的水。Oswald的面部表情着实可算的上毫无波澜,顺便说一句,和他那个胡思乱想的大脑搭配简直好笑极了:“等等,可不可能是Ed从冰里出来时残余的冰化成的水都塞进我和他的脑袋里了,很好,这样就可以解释为什么当时他变笨了未来的我简直变疯了。”Oswald伸出手,狠狠的扇了自己一巴掌,然后在站起身来在房间里乱砸:“Oswald,你他妈做了什么傻事,那个混蛋就在你眼前,你特么居然放他走了,放他走了!!!....”在整个房间都被Oswald砸的惨不忍睹后,他终于停了下来。
  "年轻人啊,"Oswald声音一变,眯了眯眼,"仇恨并不是一切。"Oswald走到桌旁,拉开抽屉,取出一个精致的眼镜盒。"利益才是。"Oswald戴上那副单眼绅士镜—尽管和他配起来有点滑稽。"也许在面对刚从冰里出来的他时我还有点愚蠢的不忍,但你看到了我的记忆。他活着才能创造更大的价值。死了只是一坨烂肉,和哥谭街头上无数的尸体没有区别,但他活着,就是谜语人,或者你更喜欢这个称呼Ed. "

ME 梦醒时分


预警:极度OOC,
大概是小学生文笔×


























(2). Mark灵活的手指不断在键盘上敲击翻转,一串串像音符般优美的代码在屏幕上慢慢浮现。Mark的速度不像是编写,更像是将一段早已在脑海里形成的摘抄的电脑上。“Mark.”一个轻柔的声音打断了Mark的动作。“今天该出去买礼服了。”令人不敢相信的是这位著名的硅谷暴君竟然乖乖的听从了这个声音的指使。"Wardo,走吧。"

(3). 号外号外,特大新闻。某知名暴君和那位不可说先生就要结婚啦。也许所有人都没想到Mark会和Edwardo结婚。这世界上那么多人,最不可能和Mark结婚的就是Edwardo了。毕竟不是所有人都和Mark有这么一段颠荡起伏的过往。作为Mark的前任挚友,现任受害者,和Mark在三年前打过一次著名的分手官司的人,他们理当老死不相往来。更别提Edwardo在那次官司打完后就立马移民新加坡了,他们别说结婚,估计连见面都见不到。可命运就是这么神奇,让两个本来从此再无瓜葛的人又奇妙的相交在一起。

(4).半年前,Edwardo因为公司事务被迫再回到硅谷这个伤心地。顺便十分倒霉的被车撞了。这个意外事件来的太不意外了。因为几乎所有人都认为肇事的那个司机是Mark雇的。不过在一个小时后就没人再这么想了。Mark在得知信息的第一时间就立刻赶到了医院,中途闯了至少五次红灯,收获喇叭声和叫骂声无数。他来的刚刚好,Edwardo刚送进手术室。至于他是怎么这么快知道的嘛,嗯,可能没有什么言辞能掩饰他是个热爱监视自己前挚友现被坑的前合伙人的变态这件事了。总而言之,Mark在手术室门口等了将近一天才等到Edwardo脱离危险的好消息。他看着Edwardo从手术室推出来,又看着Edwardo被推到病房。Mark尾随着医生走进病房。Edwardo小鹿般的大眼睛紧紧合上,面色极其不好,连嘴唇都是苍白的 他躺在洁白的床单上,仿佛吃了毒苹果后沉睡的白雪公主。Mark情不自禁的伸出手在Edwardo的唇瓣上拂过。“该死,”这个极具行动力的小卷毛瞬间下了个决定。

(5).“Wardo,你愿意嫁给我吗?”钴蓝色眼睛的卷毛单膝下跪,手中捧着一个盒子,盒子里是一枚闪亮的戒指。Edwardo什么都没说,表情十分僵硬。大概是因为不是谁都能接受一睁开眼睛就有人向你求婚这件事的。Mark知道Edwardo会同意的,他还是当年那个Wardo,心软的无可救药。

(6).他们要结婚了。当然目前为止这个特大消息还处于保密状态。因为Edwardo提出的,所以Mark举双手赞成,当然他还是有点疑惑。

(7).这家的裁缝赞的要命,Edwardo认为Mark居然能找到一家这么棒的服装店简直是奇迹再现。“Well,”Mark耸了耸肩,然后将双手伸向两边,他出奇的配合裁缝的工作:"他们家在Facebook上尤其出名。"“其实并不是出名,只是恰好有一次我在偷窥啊不关心你时表面做的伪装正好是这个而已。”Mark想着。

(8).他订了两件西服,都是黑色的,Mark认为白色很配Edwardo,可是Mark自己也说不上理由,就是看到白色在Edwardo身上时莫名的心慌,于是他决定给自己要一件但Edwardo坚决反对。“为什么?”Mark双手插在兜里,看向Mark。Edwardo直勾勾的盯着Mark的眼睛,什么都没说。

(9).他们订了婚礼场地––除了教堂还有那儿?,定了结婚时间––圣诞节,真是个好日子。订了结婚蛋糕––特大号的,Mark就是喜欢这样的。买了结婚戒指––一不小心弄丢了Mark的订婚戒指,Edwardo是这么说的。印了婚礼请柬––在Edwardo的建议下分成了两种,一种普通的正常请柬,一种代码请柬。一切都顺利的不可思议简直让Mark觉得身处梦境。哦,除了他们依旧是瞒着所有人,Mark问Edwardo为什么要坚持这么做。Edwardo依旧用那种令人毛骨悚然的眼神盯着他。这导致Mark已经提前给自己做好Edwardo可能悔婚的心理准备。

(10).直到婚礼早上,他们才发出那份薄薄的请柬。婚礼前那晚Mark彻夜难眠,不是激动,而是害怕Edwardo反悔。

(11).身材瘦削的青年站在神父边上,手中拿着戒指,催促着神父快些念出结婚誓辞。神父犹豫再三,最后在青年不断的请求下,他念出了那段神圣的誓词。
“我愿意,”青年向前方递出了那枚戒指,“I love you,Wardo.”青年将戒指套在手指上:“I love you,too. Mark.”

(12).教堂的大门被狠狠推开,Chris一马当先,Dustin紧跟在后。Mark依旧独自站在那,手上还套着一枚戒指。

(13).Edwardo死了,在那次看似微不足道的车祸中。

(1)“Was you love me?”身材瘦削的青年站在一面沾染了薄薄一层雾气的镜子前。模糊的镜子顺带着使青年的面目也变得模糊起来。“Yes”一个声音回答:“When I was alive”

–––––––––––––––––––––
Merry Christmas!(一个灿烂的微笑)